【花明】柳暗花明2


二、鬼先生说他不叫鬼先生
花千肉清点今天的账务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的,一会儿看门口,一会儿转头看看自己背后的时钟,已经十二点半了,鬼先生还没有来。是因为昨天被自己看破了身份,所以以后都不回来了吗?花千肉既焦灼又失落。但他安慰自己,店子里没有鬼也是好事,再说鬼先生也不总是踩着十二点来的,以前也有一两点才来的时候。咦,不是说没有鬼比较好吗?但之前十来天鬼先生待在店子里也没有出事啊,而且半夜自己一个人守店有时候真是感觉毛毛的,好歹鬼先生也算是熟鬼了,总比来一个不认识的新鬼好吧。
花千肉正胡思乱想,那个仿佛刻在他心里的沙哑声音突然响起,“老板,四屉包子,一碗八宝粥。”
“好,好的!”花千肉从惊吓到喜...

【瞳耀衍生第四世/花明】柳暗处有花明

小老板😘小明星

一、我店里有只鬼!

花千肉抖了抖手里的报纸,努力做出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但他手里的报纸上却有两个并排在一起的洞,刚好够他从中间看到整个店子里的情况,可实际上他看的只有一个人而已。事实上,花千肉不太确定他,是不是人。
门口那张桌子,靠墙的阴影里坐着一个男人,他面向柜台坐着,宽大的卫衣兜帽遮住了他半张脸,在这个还没凉下来的秋夜里,他穿得实在有点多,长袖长裤都裹得严严实实地。暴露在外的皮肤是一片苍白,在店里冷淡的日光灯下更是连血管的青色都蔓延了出来,像家里修补后放旧的瓷碗。
那个男人总是一个人在半夜十二点之后来到店子里,第二天快到五点的时候才走,点餐的时候也只伸出手指示意一下,不曾开...

我是真的吃不了rps。。。再塞糖,再甜也吃不了。因为时过境迁之后糖都会融成刀啊,虽然说我是个虐文爱好者,但是上来就给一刀跟由糖化成的刀它不一样啊,前者我疯狂磕,后者就免了吧,会消沉好久。遥想当年,那真的是什么骚话都说尽了啊!不只是口头上的,包括肢体语言上的骚话才是最骚的。后来呢,就都是真相是假了。所以我只有一个底线,不磕rps,别的都可以跳,就TM rps真不能碰。

SCI结局那几句话很耐人寻味啊。
——白sir说:“恶魔带人走向地狱,天使想要救他,却无能为力。”
——展说:“也许他是自愿的。”
我原来以为他们是在说案子,说的是那些被催眠或是被给予机会作恶的人。
后来我觉得不是,感觉他们是在说自己,白Sir意思是赵爵想引展耀走进地狱,自己想要救展耀却不知该怎么做(因为之前展耀不是在看起来已经控制局面的情况下差点开枪杀人了吗,这当然不是以前的展耀会做的事,所以白Sir有点担心吧,就这样说)。然后展耀的回答就像是在说如果走入地狱可以保护一些人的话,那么我是自愿的。也就是如果变成赵爵可以保护别人的话,他情愿跟随恶魔。
理解成这样过后我脑洞比较奇特,我又觉得不是。我觉得恶魔...

虽然糊成了这个鬼样子,但是这个胸和这个腰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吗!看一眼自己,输了输了,江湖太凶险了。。。

今天考试,攒个人品,昨晚上热得睡不戳,躺在床上又不敢起来消耗体力,于是脑了一个戬敏车。今天考完下午回来我就写,希望开成绩的时候可以有如神助(私call川主大人。。。

我就是觉得吧,我不能一个人挨虐是吧。(乖巧

时代终结,天堂再聚

       友情提示:带纸巾我相信大家都会记得,麻烦记得带瓶水,我哭了两个小时过后,出来感觉要脱水了。。。。。。
。     






















我最难以忍受,英雄迟暮。英雄可以死去,却不能年老,至少不是这样孤独地老去。所以,我可以看着X战警前三部的老万磁王作天作地,丝毫不厌烦,反而被他和教授各自的坚守,以及对对方的惺惺相惜感动到。           ...

读书日记《呼啸山庄》

回家七天,只看完了这一本书。
越来越觉得一部好的作品,其主人公必定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绝不是完美的。
情节在我思考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少,人物的塑造却越来越多。越是好的作品,人物越是复杂。
有的作品中,人物一步步成长。像《金翅雀》,主人公在故事的推进中慢慢成长,心境变化,最终即使脱离了他作为精神依托的“金翅雀”,生活也只会慢慢好起来,而不会像他曾担心的一样退步。在这样的故事里,我见证的是一个灵魂的成长,他的转变是由情节促成的,仿佛我也同他一起经历了那样的成长。
而有的作品,如《呼啸山庄》,虽然时间跨度大,但是并没有展现人物的成长,似乎由始至终,他们的性格行事都不曾改变过,感情更是从一而终。各种情的设置,不...

今天好像好一点,是因为考试完成了特别放松吗?。。。

©将仲子|Powered by LOFTER